11月25日 圣加斯伯(宝血会会祖St. Caspar Del Bufalo)

圣加斯伯(宝血会会祖St. Caspar Del Bufalo)

1786年,圣加斯伯生于罗马,1808年晋升铎品。不久以后,罗马为拿破仑军队占领,他因坚持效忠教宗,与大多数教士流亡异国。拿破仑失势后,他返回罗马。该城五年来没有一位司铎,也没有人施行圣事,所以百废待举,圣人回来后,许多工作都需要他去办理。

1814年,圣人赴加诺传扬圣教。那时他才开始想到创立宝血修会。他先在加诺创立一座修院,其后获他的挚友克利斯太弟枢机的赞助,和教宗庇护七世的大力支持,这修会于公元1815年获得正式批准。教宗复将加诺的圣法利撒的房屋和圣堂赐给圣人。圣人又于1819创立第二座修院,不久又在阿伯诺创立第三座修院。圣人的志愿是每一教区均应设一座修院,修院应设在每一教区风俗最腐化、教务最不发达的城市或村庄。其时那不勒斯王国为罪恶的渊薮,在该地,任何人的生命财产均无保障。教宗特于1821年亲笔致函加斯伯,请他在该地创立修院六座。加斯伯欣然接受,可是他着手执行计划时,就遭遇各种阻难。人力缺乏,资金也难解决,正如他的传记作者所谓:上主似乎在同他“开玩笑”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;不如意事,纷至沓来,但是圣人有着坚强的毅力,耐心应付,终于克服了人力财力的一切困难。1824年,修院招收有志献身传教工作的青年,给予他们专门训练。传教事业的目标是高超的,但工作是异常繁重的。加斯伯说:“传教士犹如军士一样,绝不可畏首畏尾,他们应忍受一切的苦难,勇往直前,不达目的绝不罢休。宝血会的修士,不但应热心敬主,更需有充分的常识;他们既应到世界各地传教,精通神学和圣经以外,还应研究外国的语言文字。”

加斯伯生前,宝血会的活动范围,已遍及意大利全境。加斯伯不辞辛劳,常亲自担任最艰苦的工作,不惜冒生命的危险。加斯伯的传教方法,往往是别出心裁的。他的传教工作人员到了一个城市,就在广场讲道,听众中往往有许多人悔罪改过,到了布道的最后一日,他们把听众缴出的非法武器,秽淫书籍,以及其他违反天主诫命的物品,当众付之一炬;并且就在会场树立一个十字架,大家高唱赞美圣歌;然后传教人员改赴他处。这项布道工作是很辛苦的,加斯伯每次在某一城市布道完毕,常是疲惫不堪。但是他总欣然说:“为天主做事,受些辛苦,算得了什么呢?”他设法使人人都参加工作。在罗马创办了许多慈善救济事业,参加的男女,老幼贫富都有。此外,他又创办了“全夜恭敬耶稣圣心”的敬礼,男子可在夜间任何时间到他的小堂,瞻拜耶稣圣心。有许多人白天没有勇气往圣堂告解,都在夜间前去告解。

1836年罗马发生霍乱疫病,圣人正在该处传道,自觉体力不支,赶回阿伯诺,准备后事。他每夜口渴异常,但是为了守空心斋的缘故,滴水不进,以便次晨的弥撒圣祭。过了圣方济各·沙勿略瞻礼,12月28日,他领受终傅圣事,闭目安逝。

圣人生前已显行了许多灵迹,死后经他转求,获致的灵迹,更是不胜枚举。1954年加斯伯荣列圣品。


圣若望·伯尔各满(St. John Berchmans)

圣若望伯尔各满是耶稣会三位青年圣人(圣类思·公撒格、圣达尼老、圣若望·伯尔各满)之一,死时年仅22岁。类思和达尼老均出身贵族,而若望的父亲是鞋铺主人。

若望于1599年出生,幼年时跟随波利蒙拉登会会士伯多禄神父学习拉丁文。13岁,父亲的鞋铺营业不振,若望被迫辍学。他在马林城一个神父那里当佣工,半工半读,在修院学校研究神学。

1615年耶稣会会士在马林办了一所学校,若望报名入学,非常用功。夜间常跪在床前通宵长祷,有时就这样睡着了,一年后,他进入耶稣会初学院。入初学院前一星期,给父母写了一封信:“亲爱的父母,请你们最迟到星期三晚上,搭车到这里来。那时候,我可以当面向你们道别。天主把我赏赐给你们,现在你们又要把我还给天主了。”

若望初学期内,勤修圣德,他的最杰出之处是在“小事情”上修炼伟大的圣德,他把个人神修的经历记录了下来。

若望入初学院不久。慈母去世,父亲弃俗修道,领受了铎品。若望发圣愿前一日,父亲患急病逝世。亲戚怕若望知道了太悲伤,就暂时保守了秘密。若望要到罗马攻读哲学,临行时写信给父亲,请他到马林来当面辞别,那时他才得知父亲去世的音讯。他就写了封信给旧日的老师福蒙神父,请他照顾两个年幼的弟弟:查理士和巴尔多禄茂。若望在信里这样说:“恐怕我没有和两个弟弟见面的机会了。”

罗马学院的神师为苏西说道:“类思·公撒格去世前最后几年,我曾与他在罗马学院同住,对他的生活,知道的很清楚。自类思·公撒格以后,我没有看见过像若望这样有圣德的青年会士。”罗马学院的同学都敬爱若望,把他看成天神一般(同学中最著名的,有英国殉道烈士真福高利马斯)。

若望在罗马学院的两年半内,不断在平凡的小事情上修炼超凡的圣德,他常说:“度普通的生活,就是我的补赎善工,我处处模仿新生的婴孩。”

1621年5月,若望被选为学生代表,参加公开辩论会。多年来勤奋读书,大大损害了他的健康。这年8月6日,他抱病到希腊学院参加公开辩论。第二天下午病重,被送往医院,他的精神很愉快,山伯里神父说:若望脸上常有笑容。他服了一杯很苦的药水,请那位看护他的神父代念饭后经。医生嘱咐他用陈酒擦额部,他笑道:“幸而这样费钱的病不会拖延太久。”四日后,著名圣经注疏家杜比神父问他良心上有什么不平安的事。若望答道:“什么也没有。”他热心地领了终傅圣事,8月13日清晨安逝主怀。

若望死后显有灵迹甚多,他的名字很迅速地传遍了各地。1865年列真福品,1888年荣列圣品。若望生前曾说过:“假如我青年时不能作圣人,我就永远没有作圣人的机会了。”事实证明:他的话是对的,他真的成为教会一位著名的圣人。

——摘自康之鸣编译,《圣人传记》(石家庄:河北信德社,1999)